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儿的 博客

过完这个冬天还有下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日志

 
 
关于我

渴望:流水的时光绽放青春的色彩 亘古不变的是友谊散发的芳香~!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生就业难只因精英观念”[转]  

2009-03-20 19:18:29|  分类: 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生为什么就不能杀猪了?

●现在讨论文理分科不是笑话吗?

●大学评估、检查,那么多部门来检查干什么?

●我们人大、北大这种学校在乎这个副部级吗?

■ 对话动机

      金融危机影响下,大学生就业面临困境;《教育中长期发展纲要》征求意见,文理分科问题争论激烈;这些,是教育问题,也是社会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既在教育部从事过发展规划工作,又在高校教育的第一线,对这些热点问题,他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纪宝成说话时中气十足,喜欢用设问句强调自己的观点,语速快,不给别人打断他的机会。 坐在沙发上,说到兴起,整个房间里都能听到他的衣服在沙发里四处蹭得沙沙作响。更激动的时候,他会砰砰地拍沙发来缓解。 有时候,他像个斗士,精神饱满,好像随时要站起来冲锋,向他话语中的对象冲锋。 他习惯用的开头是,“这不是教育的问题”。提起一些事情,他会大声说,这是炒作! 他向记者要求问更深层次的问题,“教育的根本问题”。当听到他认为的浅层次问题,他会侧过脸,盯着地面,略过这个问题,直到最后才捎带着说几句。

学生就业:

      我们那代大学生杀猪种田多的是

      记者:今年大学生就业难,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问题,作为一所大学的校长,你有怎样的看法?

      纪宝成(以下简称“纪”):就业难是社会的问题,不能仅仅看成教育的问题吧。

      今年大学生就业难,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金融危机,同时也是由于扩大招生,毕业生数量增多导致的。解决这个问题,要从宏观上采取措施,国家经济、社会、文化全面发展,增强吸纳毕业生的能力。 而从教育战线来说,需要学生和家长就业观念的转变。1999年扩招时,我就说过,没有大众化的就业观念,就没有大众化的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考试入学,按照精英化的观念就业,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情?这是不可能的。

       高等教育大众化,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最重要的变革就是就业观念的变革。大学要引导我们的学生,要有正确的就业观、择业观。我站在社会立场上认为,基层、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大有可为。大学生应该有这样的观念,到基层和农村去锻炼成长。

       我不相信中国大学生多了。只要我们不要用精英教育的观念看待大学生就业,就不存在就业问题。农村的教育、卫生、农业现代化服务、城镇化的建设,都需要大学生。

      我们这代人当时都接受精英教育,但我们当年都到基层去了。我本人当过两年茶叶工人,我们那代大学生杀猪的、卖肉的、种田的,多的是。过去没人说过什么,现在倒成问题了。

      有个大学生杀猪,就炒作开了。大学生为什么就不能杀猪了?今天卖猪肉,明天一个好的食品公司就诞生了。我不是让大学生都去当杀猪的,但是,我觉得大学生去基层创业、开拓,锻炼成长,说不定成为各级领导人,完全可能。

      最近这一二十年,大学生毕业都到大机关大城市,形成了一种不太健康的就业观念。好像大学生只能在大城市,到基层就是问题了。如果从这个观念解放出来,我觉得大学生就业根本没问题。

      记者:那在你看来,国家对于大学生到基层就业的相应配套设施做得如何?人大的毕业生就业情况很好吗?

      纪:不能说什么条件创造好了你再去。社会发展就是这样,你不满意可以不去嘛。

     当然了,我觉得公益单位,国家还是要有一定的保证。比如说,中小学生教师、县一级的医院、农村技术推广,国家要提供相应政策和条件。到民营单位,这些单位还是要遵守劳动法的。

     到基层就是自愿,你愿意就去,不愿意就不去。

     我觉得对高等学校提出过高的要求,是不对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要更好地负起责任来。

     当然像人大、北大等名牌大学毕业生就业,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教学评估:

     国家能不能统一一个检查就够了?

     记者:马上要迎来新一轮的教学评估,你反对教学评估吗?

     纪:有人说纪宝成反对评估,这个话根本就不对。

     评估还是要的。不管是社会的评估,还是政府的评估,都是对学校的一种检查。

     但是评估的方法要改进,理念要改进,指标要改进。不能太多,不能什么都评估。

     目前大学的评估、检查、评审太多了。我们现在饱受检查、评估之苦。如果你们对我们不相信,你们自己来。财务检查、审计检查,一个财务检查就五花八门。国家能不能统一一个检查就够了,那么多部门来检查干什么?

     报纸上说高等教育乱收费多少个亿,说因为国家没有规定工商管理硕士(MBA)、公共管理硕士(MPA)价格,所以一分钱不能收。这是不对的!既倡导学位教育,又一分钱不给,审计部门还说我们乱收费,究竟是我们乱收费,还是政府部门工作不到位?

     而且现在大学里项目导向太严重了,工科思维非常严重,各种各样的项目,每个项目都要填表。这能把高等教育搞上去?一年到头填表。我说评估多了,主要指这个问题。

     对新建的学科,新建的学校,是要评估得多一点。对社会负责,对家长负责,对孩子负责。在中国的大地上,两个讲师就可以办一个专业的事情太多了。这是笑话。你说这不评估它行吗?必要的外部监督也是需要的。

     动不动就说评估造假?造假你去查造假,不能说是评估的问题。造假,地方政府缺乏诚信,评估前承诺对学校说投资多少,盖了章,等批下来以后钱就不给学校了,为什么不说政府造假?

     我的结论就是,评估还是必要的,要科学地进行评估,不能整齐划一。

     本科教育评估,给中国高等教育事业起了强有力的推动作用,不能否认这一点。评估是要的,但不要搞形式主义。我们希望5年一次的评估要以新的面目出现。

     文理分科:

     我反对在高中阶段文理分科

     记者:1月7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公开征求意见,也引起了很多争论,尤其是文理分科,你对此怎么看?

     纪:我们固然要关注技术层面的问题,同时也要关注深层次的问题;固然要关注教育与社会关系的问题,同时也要关注教育本身内部的问题;固然要关注各个群体利益上的诉求,也要关注教育根本的问题。

     比如说,文理分科是个教育理念的问题,但是还有很多事关教育根本性的问题要关注。从小学到大学,整个知识体系、知识结构怎么进行合理配置,发动专家进行研究。还有,现在社会上重理轻文是非常严重的,我们希望规划纲要关注这些问题。

     制度层面,自然科学设立了三大国家奖项,人文科学则没有,文科没有院士。科教体制和高校体制两张皮的问题,像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不提出来讨论?这是教育发展更为根本的问题,这些问题解决好了,才能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家长的要求各种各样,这种要求都是对的吗?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文理分科本来不是问题,这还要讨论吗?难道没有辨别能力吗?如果说文理分科是正确的,那么办个文科高中、理科高中不就完了吗?这简直是笑话。

     协调发展是全人类的共同经验,普通高中是为大学输送人才的,输送人才就是要协调发展。讨论文理分科不是笑话吗?还要老百姓去投票。

     高中阶段,有中专、职高、技校,普通高中就是为高一级学校输送人才的。你不要把普通高中的使命忘记了,文理分科,普通高中就不要存在了。

     文理分科我们过去也没有,就是最近这些年,应试教育搞出来的。当然应试教育有特殊原因,不能批评学校。独生子女政策是一个重要原因,还有对子女期望值过高造成的。

     在高中阶段文理分科,我个人表示反对。我当年读书时,高考前三个月文理分班。这是合理的,因为这是在备考阶段。

     相对于文理分科,我倒关注高中阶段要把教学的难度适当降低,任务太重,太难了。高考录取制度也应该进行改革,各个省进行考试,就像GRE一样,高考成绩是个依据,还要看你高中成绩。所以真正的问题,还是高考制度问题。

     关于国学:

     其实蔡元培也不都是对的嘛!

     记者:人大国学院已经办到第4个年头,人大也一直在申请国学学位,现在获批了吗?

     纪:我们人大率先办了国学院,对国学的重视,不光是人大。人大的贡献,在于比较系统地提出这个问题,重估国学价值,认为国学对中国未来影响巨大。

     从国学教育来讲,师资队伍建设、教材建设、和当代相结合、走向世界、和国际汉学界交流等等,都还存在很多难题。国学队伍建设,人才培养,都需要更好的政策环境。

     现在最难的是国学学位问题,最迫切的也是这一条。

     人民大学论证报告已经送上去一年了吧,教育部有关部门也表态要积极研究,但现在还没有结果。万一不能解决,就只能给毕业生授予哲学、历史或者文学学位,然后括号注明国学。到2010年,我们就有第一届毕业生了,这是比较迫切的事情,我们不希望久拖不决。

     说起来,清王朝引进西方教育制度的时候,分了八大门类,第一个就是经学,我看这八大门类就非常科学,经学就相当于国学。遗憾的是,蔡元培当部长,把经学搞掉了。其实蔡元培也不都是对的嘛,不要把蔡元培说得那么神圣。

     我们国家的整个教育制度全是西化的,中国的传统文化保留一个就不行吗?就这么难吗?我看不出难在哪里,主要是一个态度问题。

     国学应该是个门类,也应该是一个一级学科。近百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断送了很多。所以我要强烈呼吁设立国学学位,批准这个没有什么难的。态度上去了,技术层面不成问题。我现在也希望更多人关注,不要嘴上说重视传统文化,要落实到制度上去。

     大学行政化:

     没搞过大学工作不要随便派来

     记者:你经常提到大学行政化的问题?

     纪:我没有说过大学行政化。我对大学行政化的提法有不同看法,有些提法很不准确,什么是行政化?大学副部级了就是行政化了?我不这么认为。

     这是整个国家的体制问题,官本位是整个的,如果所有的事业单位都没级别,可以的。我们人大、北大这种学校在乎这个副部级吗?

     在地方,大学副部级就有用了,说话就有力了,对教育有利。我主张所有事业单位都取消行政级别,大学也可以取消行政级别。

     大学是不是行政化,关键看教授地位怎么样。如果教授地位高,说话管用,就不是行政化。在学术上,教授说话管用,机关人员对教授服务,而不是领导教授,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大学反对行政化是对的,选拔大学领导干部,没搞过大学工作,不要随便派到大学来。中央不是提倡懂教育的政治家吗?不懂就不要来。大学领导干部任命上要考虑到这个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