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儿的 博客

过完这个冬天还有下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日志

 
 
关于我

渴望:流水的时光绽放青春的色彩 亘古不变的是友谊散发的芳香~!

网易考拉推荐

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转]  

2009-05-03 00:54:17|  分类: 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南海网-生活服务导报 http://shfwdb.hinews.cn 2007年1月04日

 

    口述:安洁 30岁

    撰文:宋敏

   她与他相遇,是在云南丽江的一个临街小店铺中。他在IT公司工作,忙中偷闲,有一个月的假期,他选择了丽江作为他旅行的目的地。避开人流高峰期,七、八月份的丽江,景色与气候都很宜人。那日他在街上闲逛,突然看到一个年轻女子,正俯身趴在一个临街小店铺的玻璃上,阳光映照着她半边脸庞,反射出皎洁的光泽。

  这是个素面朝天的女孩,有着海藻似的浓发,他不由自主朝她走去。他听到她用清脆地声音跟店主说:喏,就是这个。茶花烟。她抬起身子,手中捧着那包烟,脸上盛开笑容,小声念道: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她的脸,和声音几乎是在同时飘进他的心底,他感觉自己周身就像触电一样。莫不是上天垂眷?他苦等了32年的女子,如今就出现在眼前。在那一刻,他感觉心弦被人无端拨动,他终于相信了那四个字:一见钟情。

  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他走向她,跟她搭话。旅途中的人,总是比现实生活中更容易结交,成为朋友。而他们,选择同一个地点作为旅游目的地,外表同样的落拓,同样的不安于世事。一样有着温暖的内心,脆弱的性情。他们觉得,似乎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认识,并已熟知彼此的内心。一如,茶花烟上的那句话。他们的相知相遇,似乎在冥冥之中早有天意。

  他们结伴而行,去了香格里拉。对旅游共同的钟爱以及沿途的艰辛和快乐让他们在短短一个月相知相惜。他素来喜欢坚强并且自主的女子,尤其厌倦犹如温室中花朵般画着精致妆容的人。他爱的女子,不必太美丽,但一定要有高洁的内心,思维敏捷,并且清醒。她,符合他对心中爱人的一切审美取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他请求她跟他走。他是个洁身自好的,32岁的男人。在看到她之前,他从未想过要成家。她的出现,成全了他对于家庭所有的梦想。

  在她看来,他是一个温和宽厚的男子。他可以包容她的任性,她相信,他可以给她带来幸福———如果,她要的仅仅是平凡而简单的幸福的话。但她十分清楚,自己内心从来都不是安分的女子。对于家,因为过于向往,所以不敢走近。她已经习惯了在行走中寻找内心的归属感,对于家的经营,她没有经验,也没有把握。但她,已经27岁。27岁的女子,怎会不渴望安定的幸福。即便有自知之明,但仍会有那么一些些小小的温暖而甜蜜的幻想,让她想要去实现。她想要一个肩膀,可供她依靠。哪怕,只有一会儿的时间,也好。于是,她答应了他。

  小妖精,小妖精

  她跟他回到他的城市,上海。他是家中独子,却一人在外租屋独住。他的屋子整洁清新,一如他的人。她每天早上给他冲好牛奶备下早餐,看着他吃完,送他出门。他每次出门前总会亲亲她的额头,爱怜地拍拍她的脑袋。那种感觉,如此温暖而熟悉,她是那么地珍视。他对她的好,她都记在心里,但她却不懂如何用言语去表述。她在阳台上养了一些花,他上班以后,她便到阳台上去浇花。阳光好的午后,她会一边哼着歌曲一边将被子那到阳台去晒,晚上盖上被子,就能闻到满满一屋子阳光的味道。她喜欢在充满阳光味道的屋子里,被他压在身畔,听着他叫她,小妖精。那样地爱宠,那样地亲昵。每每会让她心生恍惚。她不确定,幸福会来得毫无预兆。她觉得,命运似乎不会如此厚待于她。

  能够感知到的幸福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她似乎已经慢慢习惯每天给他洗衣做饭的日子。他带她出去应酬,她仍旧素面朝天,长发垂散腰际,身穿牛仔裤白棉布T恤。她与他身边衣着光鲜的男女格格不入。晚宴结束,他跟她说,你以后,能不能把长发盘起来,改天我再给你买些衣裙回来。不能每次都这样随便。她回头看他,像看一个陌生人。她终于知道,原来,他还是比较喜欢精致女子。而她,落括而粗犷。幸福之于她,当真是得来不易。而她的心中,已投下丝丝阴影。她明白,只要妥协一步,她会拥有天长地久的未来。但如果要她拿内心的安稳与甘甜去换取,这样的未来,能够得着幸福吗?她不知道。她只能尝试着说服自己,慢慢适应。因为,她确定,她是爱他的。

  她的美丽,我们不懂欣赏

  他一直都提出要带她去见他的父母,她始终不曾应允。半年之后,他兴冲冲地拎回一个盒子,送给她。那是一件奶白色雪纺连身裙,缀满蕾丝花边。那么地精致,仿佛经不得任何碰触。他在一旁怂恿她穿上,他要带她去见他的父母。此时的她,内心忐忑。但她却无比清醒地知道,有些事,该来的,总会来。她擦了点口红,却不肯盘起长发,只是编起了麻花辫。镜子中的她,是个眼神清澈的女子。

  他的家,装修非常雅致。他的父母态度不卑不吭,这样的表态,再清楚不过。他一直在努力周旋,活跃气氛。在他给她布菜之时,她悬在半空的心突然一声着了地,有种预感,漫无边际地蔓延。吃完饭,他被他父亲叫入房间,她依稀听到他父亲高声喊出话:她的美丽,我们不懂欣赏。她起身告辞,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他很晚才回来,喝得酩酊大醉。醒来后,他跟她说,无论如何,他都要娶她。她只是微笑,并不言语。她如何能让他为了她,背负家人双亲。她天性散淡,对于未来,从不敢奢望。她习惯辗转于各个城市中,写些游记,间或觅得一份广告公司文案的工作,打个一年半载的零工,挣些小钱,聊以糊口。她觉得,这是她的宿命,不可更改。而他,与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她看得出来,他的家庭对他的施压。她可以想像,他的焦灼和痛苦。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她从不加质询。有一晚,她去超市购物,在市中心的一家临街餐馆,透过落地玻璃窗,她看见他与他的父母正与另外一家三口见面。那个年轻女子,妆容精致,就连微笑的弧度都恰到好处。她感觉自己已经把他父母脸上的笑容看得丝丝入扣,但事实上,她其实离他们那么远。

  等到他回来,她一如既往,未加询问。他突然狂躁地叫嚣,你为什么不问我,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你说话啊!他用力地摇她的身体,然后,把她摔到了床上。他抱着头,蹲在地上哭泣。她心如刀绞。她其实可以不顾一切,嫁给他。但是,她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带给他想要的幸福。那么,不如远离。

  第二天,当他醒来,她已离开。桌上有她写的一张信笺,只有寥寥数字: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他疯狂地寻找她,未果。她消失得无影无踪。2年后,他与那个化着玻璃娃娃般精致妆容的女子结婚。婚宴现场,他收到一个礼物。是一盒云南产的茶花烟。烟盒上,一行字: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他的泪,再次潸然落下。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